您当前位置:合创智慧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新闻 >> 浏览文章  
行业新闻

房企高管年薪曝光:超千万的只有一人,不是王石


 

房企高管年薪大起底,超千万的只有一人,不是王石……

 

 

 

近日,各大房企密集发布年报,截至4月5日,共有67家房企发布2016年年报,其中55家房企净利润上涨。

 

 

 

在房企绩效提升的同时,房企高管的薪酬,也成为业内外关注的焦点。那么,目前为止,哪家房企给高管发钱最多?我们来给他们排排位。

 

 
王洪飞年薪千万

根据上市房业发布的年报,目前房企高管2016年薪酬超过千万的只有一人,为金科股份的王洪飞,超过了万科的王石和郁亮。

 

 

 

先来看看发钱最多的前三强企业。

 

 

 

目前上市房企中,管理层年度报酬总额排位第一的是金科股份,2016年管理层年度报酬为6472.34万。金科股份年报指出,金科股份24名董事、监事、高管成员中,除去不领取薪酬的两名董事商羽、张强,其余22人平均薪酬为294.19万元,薪酬达到100万元以上的有14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而其中薪酬最高的个人既不是现任董事会主席、总裁蒋思海(661.45万元),也不是离任的董事会主席黄红云(607.92万元),而是副总裁王洪飞,年薪1089.81万元,这也创下了沪深两市重庆上市公司个人薪酬之最。

 

 

 

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王洪飞现任金科股份副总裁、华东区域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
 

 

 

从金科股份年报中发现,2016年,江苏区域营业收入为67.15亿元,占金科股份营收的20.83%。同时,王洪飞还获得金科股份1000万股限制性股权激励。

 

 
石再次降薪

排位第二的则是万科,管理层年度报酬总额为6353.4万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其中,2016年王石从万科领取的薪酬为999万元,与2015年几乎持平;郁亮为979万元,薪酬同比小幅下降约2%;而执行副总裁、监事会主席等多名高管的薪酬则出现20%以上的涨幅。对比金科股份高管们差距较大的年薪,万科高管的年薪表现平稳。

 

 

 

截至3月28日,A股共有39家房企公布了2015年财报,其中万科董事及高管的年薪总额继续位居榜首,但相比2014年,其高管年薪总额由2014年的8703.5万元大幅下滑至5385.3万元,调整幅度达38.12%。而这一降幅比例,甚至超过了中石油去年年薪降幅最高的高管(35%)。

 

  

 

要知道,由于油价的断崖式下跌,中石油刚刚录得史上“最惨”年报,高管降薪也是节约成本的无奈之举。而反观万科,2015年其实现销售面积2067.1万平方米,销售金额2614.7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14.3%和20.7%。在全国商品房市场的占有率进一步上升至3%。无论销售金额还是市场占有率,都创造了行业有史以来的新纪录。同时,公司营业收入达1955.5亿元,同比增长33.6%;实现净利润181.2亿元,同比增长15.1%,很有可能进入世界五百强企业名单。

 

  

 

这种情况下,万科高层还进行如此大幅度的降薪,确实令人颇为意外。不过,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“实际上万科高层的降薪自2014年便逐步开始,尤其去年的‘万宝之争’后,公司股东结构变化也很大,目前王石等人急需中小股东的支持,降薪也是一种善意的释放,况且对于房企的高层来说,奖金才是收入的大头”。

 

  

 

据悉,2013年万科高管年薪总额为11221万元,2014年则下降了逾20%,其中董事长王石的薪酬下调比例更高。万科年报显示,2013年王石的年薪为1590万元,而2014年为1045.6万元,下降了34.24%。

 

  

 

到了2015年,王石继续减薪,工资报酬由1045.6万元降至998.8万元,虽然只有46.8万元的降幅,但却让A股房企的千万元年薪高管“销声匿迹”。此前,A股年薪超过千万元的除了王石,还有万科总裁郁亮(2013年年薪1431万元),以及华远地产原董事长任志强。而随着任志强退休,王石的降薪,A股房企高管在2015年应该没有人可以拿到千万元以上的年薪。

 

  

 

至于郁亮,2014年大幅降薪至966万元后,其2015年薪水首次和王石保持了一致,出现小幅上调。

 

  

 

此外,虽然管理层大幅降薪,但是万科的独立董事薪酬却出现了上涨。2015年,万科的独董总计获取90万元薪酬,平均每人22.5万元(其中独董华生不领取报酬),较2014年每人的18万元上涨了25%。

 

 

 

排位第三的则是金地集团 ,2016年的管理层年度报酬总额为5526万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不过,记者发现,金地的董事长凌克的年薪收入对比2015年有所上升,2015年凌克的年薪为571万元,2016年的年薪则为736万元。除副总裁胡弘、独立董事王志乐外,金地集团内高管年薪均有所上升,其中,胡弘的薪酬从244万元下滑到80万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根据目前企业年报,除却前三名房企,其他房企高管年度薪酬总额均在5000万元以下。前十名中,除了 招商蛇口 高管年度报酬总额有所下滑,其他均保持上升趋势。

 

 
离职成新常态

“今年,中小型房企担心资金链,大房企担心什么?一是拿不到地,还有就是高管离职。”一位知名房企高管对记者表示,“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就是人才的竞争了。”

 

 

 

回顾刚刚过去的3个月,房企高管离职进入了一个小高潮。

 

 

 

 
 
 
3月9日

世纪金花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宣布,行政总裁郑开杰服务期满,不再在公司任职。

 

 
 
 
3月13日

云南城投公告称,收到董事会秘书及副总经理栗亭倩和副总经理韩开平的辞职申请。

 

 
 
 
3月15日

嘉凯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,副总经理罗斌因个人原因辞职。

 

 
 
 
3月23日

华侨城宣布,经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三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了《关于陈剑不再担任公司副总裁的议案》,解聘陈剑。

 

 
 
 
3月28日

复星创始人之一、副董事长梁信军突然离职,与此同时,复星集团执行董事、高级副总裁丁国其也宣布辞职。一时轰动整个房地产业。

 

 

 

记者发现,大部分房企高管离开,均为自己提出辞呈,理由各异,引发外界猜测不断。

 

 

 

专业人士张宏伟表示,房企高管高速流动,折射出行业的快速发展直接带来对人才的竞争。“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对于上层的人才越是渴求。人才是有限的,集团之间也在互相挖人”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行业变革下人员的不稳定性也是房地产行业所必须面对的问题,在调控之下,房地产业更加渴望高端地产人才加盟,纷纷通过提高薪酬的方法来增加对人才的吸引力,使得行业平均薪酬水涨船高。

 

 

 

该人士表示,“随着黄金时代离去,房企薪酬对比金融业和新兴行业,并不是最高,房企在转型的同时,人才也在转型,他们会到别的行业找更好的发展机会。”

 

 

 

根据Wind数据,2016年的年度上市企业的报酬均值排位中,金融行业以2653.44万元排名第一;房地产行业则排名第三,年度报酬均值为1095.0524万元;排名第二的是电信服务行业,均值为1128.7万元。

 

 
房企高管年薪趋于稳定

除了万科外,A股目前高管年薪总额超过1000万元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还有7家。其中只有世茂股份的高管年薪总额较2014年出现下滑,由1205.7万元小幅缩减至1133.95万元。

 

 

 

而年薪总额变化最大的当属万业企业,高管年薪总额由2014年的404.66万元,猛增至1085.65万元。

 

  

 

不过,高管薪酬大幅增加的同事,公司的业绩却并不尽如人意。2015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.38亿元,同比增长33.5%但净利润却同比下降47.2%,仅为2.11亿元。对此,万业企业表示,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系2014年同期发生了股权转让收益而本期没有。

 

  

 

此外,陆家嘴的高管年薪变化也着实不小,总额由2014年784.5万元增至2015年的1302.24万元。公司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56.31亿元,同比增长10.05%;实现净利润19亿元,同比增长18.64%,并拟按每10股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红利5.08元(含税)并送红股8股。这是公司自1996年以来第一次派送红股,距离上一次派送红股间隔达20年之久。显然,在高管大幅涨薪的同时,公司这次可算想起了投资者。

 

  

 

而在上述3家企业外,另外4家高管年薪总额超过1000万元的开发商,高管年薪总额的变化都不算太大,其中中航地产、中国国贸的高管年薪总额变化幅度只有10多万元。

 

  

 

对于未来A股高管年薪的走势,有业内人士指出,“随着市场的逐步成熟,土地价格的高企,未来房企的利润空间会越来越小,对于专业人才的要求则越来越高,预计高管的年薪会逐步趋于稳定。”

 

 
2017需谨慎

房企转型期叠加高管离职潮,2017年的房企要怎么走?

 

 

 

根据克而瑞研究中心发布的《2017年一季度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排行榜TOP100》,今年一季度,三大龙头房企销售均超过千亿,前三十的门槛值从73亿元跨越到135亿元。

 

 

 

这其中,万科单月销售额达到了630亿元,而碧桂园一季度已经完成全年4000亿元目标的36%。

 

 

 

从一季度从数据上来看,房企表现是很好的。

 

 

 

不过,易居(中国)企业集团CEO丁祖昱却有些忧虑。他认为,楼市之后可能会迎来更多的调控政策,“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宏观数据好,我心里更加担忧的很重要的原因,宏观数据好才有可能有调控的余地”。

 

 

 

章程认为,2017年楼市要保持谨慎发展的态度。

 

 

 

“2016年房市过分火爆,使得2016年三季度开启了新一轮房地产调控周期。与以往调控周期不同,3月份开始的这次楼市调控范围比去年10月份的更大,甚至呈现出同一城市政策层层加码、调控城市范围有中心城市向周边扩围的趋势。”

 

 

 

房企的年报中,调控周期下的经营风险也不断被提及。不过,从龙头房企的年报来看,这些公司普遍预计2017年房地产市场将保持平稳运行,机遇大于挑战。对2017年的经营和市场谨慎乐观。

 

 

房企意识到,动辄翻倍的规模增长如今并不能持续。万科、中海均将每年的增长幅度确定在20%-30%左右。

 

 

万科在被拉下“一哥”位置后,万科集团总裁郁亮对外称,“不必在乎一时的高和低。推动行业的健康发展,这是万科所追求的。”

 

 

碧桂园也一改此前“翻倍”的进攻口号,将年度目标确立为4000亿元,增长约30%。

地址:中国 深圳市福田区八卦一路50号鹏基商务时空1503(518029)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合创智慧 粤ICP备14009912号